技术服务当前位置:主页 > 技术服务 >

此次政策时滞较长的原因

时间:2019-04-13 13:55 作者:admin 点击:

此次逆周期宏观调控政策时滞较长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:
一是国际形势错综复杂。2018年经济全球化遭遇波折,多边主义受到冲击,外部环境的新变化及带来的不确定性对经济造成负面影响。一方面,2018年全球经济稳中趋缓、我国贸易商品竞争力提升以及出口企业的“抢出口”效应,推动2018年我国货物贸易保持平稳。2018年全年货物进出口总额(美元计)比上年增长12.6%,出口增长9.9%,进口增长15.8%,其中对美国货物进出口总额增长8.5%,出口增长11.3%,进口增长0.75%。另一方面,深刻变化的外部环境、不确定性因素的增加也影响到国内企业的生产经营和市场预期。
二是金融去杠杆。最近一两年的金融业全面强监管和去杠杆导致M2和社融增速均大幅下降,在较长时间内延续下行走势。2017年5月M2同比增速开始跌破10%,个位数增长至今已快两年。金融强监管、去杠杆压缩了银行投放非银的资金,最初表现为M2增速下行。2018年年中,社融增速开始下降则是金融去杠杆效果的进一步体现,主要表现为社融中表外融资的大幅萎缩。金融去杠杆降低了金融风险,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实体经济融资,尤其是民企和中小企业融资。2017年委托贷款、信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对社融增速仍有正向拉动作用,拉动率分别为0.5、1.43和0.25个百分点。然而,随着表外融资渠道萎缩,2018年这三项指标对社融增速的拉动率分别降至-1.09、-0.46和-0.42个百分点。
三是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前所未有。在“三驾马车”中,长期以来我国是投资拉动型和出口导向型经济,而近年来消费已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。尽管2018年错综复杂的外部环境削弱了人们对经济的乐观预期,居民负债率也对消费形成一定拖累,但全年最终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仍然达到76.2%。在三大产业结构中,2018年服务业占GDP比重为52.2%,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9.7%,比第二产业高23.6个百分点。在制造业各细分行业中,2018年计算机、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、专用设备制造业、金属制品业、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,以及通用设备制造业投资分别增长16.6%、15.4%、15.4%、13.4%和8.6%,贡献了制造业投资增长的近50%。我国经济正在由量的增长向质的提高转变,高质量发展模式对经济增速的拉动不如“老模式”那么快。
四是民营经济的波动。民营经济是整个经济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,具有“56789”的特征,即贡献了50%以上的税收,60%以上的GDP,70%以上的技术创新,80%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,90%以上的新增就业和企业数量。2016-2018年,民营经济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有所降低。以工业增加值为例,长期以来民营企业的增加值当月同比增速高于国企。2016年下半年以来,民营企业的增加值增速出现较为明显下滑,而国企的增加值增速则触底回升,2016年年底上升至6.4%,超过民营企业增速约1.2个百分点,并一直持续到2018年7月。随着支持民营经济的各项政策密集出台,民营企业的增加值同比增速从2018年8月起稳步回升。2019年1-2月,国企的工业增加值累计同比增速降至4.4%,而民营企业的增加值增速上升至8.3%。